北京北京旅行社社

茅卫东:没有伟大的个人,何来伟大的制度

荟思想32019-06-30 03:46:41

因教育,变愚蠢,越来越的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个悲剧。太多的人,习惯了忽视自己、矮化自己、绑架自己。从过去期盼明君清官,到现到对伟大制度的渴望,都源于同一心理。

人,因思想,弃恐惧,得自由。自由而无畏的个人,就是伟大的个人。伟大的个人,才能成就伟大的制度,让这份自由得以延续、扩展。

“人啊,认识你自己!”这句刻在希腊古城特尔斐的阿波罗神殿上的名言应该从墙上走下来了。

这几天,好多事。

先是一不小心,得罪了朋友圈里的许多东北人和河南人。

起因是我在转发黑龙江雪乡宰客和沈阳交警查牌两起新闻事件后多说了一句话:“海南也被东北人玩坏了,他们这是要赶超河南啊!”

立刻,河南人质疑:“凭你的智商,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啊?!”

马上,东北人教训:“别一棍子打死好不好?!”

好吧,你们都是好孩子,热爱家乡的好孩子!

我曾经也是好孩子,后来当了老师。

从我自己求学和从教的经历看,似乎没有人因为受到表扬而认为老师偏心,那些认为老师偏心的同学都是经常被老师批评的学生。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

为什么说东北人豪爽时,没看到有东北人出来提醒大家“不要以偏概全”?

为什么说河南人热情时,没有人表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为什么我说东北人“要赶超河南了”,就有人表示反对了呢?

都是成年人了,还这么耍小孩子脾气,不好!

前几年有首流传大江南北的歌曲《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我想没有哪一个人听了这首歌后就认定,东北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理想国,没有武警公安城管保安。

同样道理,我说东北人如何如何、河南人如何如何,也就那么一说,肯定不完全是事实,不能对号入座,但也一定不是空穴来风。

上个月在海口玩了两天。打车去机场时,师傅就是东北小伙,父母早他几年就迁来海南,亲戚朋友一大帮人在海南各地。小伙子亲口对我说:“海南本地人太实诚,那些宰客的基本都是我们东北人。”

这就是我说的“海南也被东北人玩坏了”的由来。

玩坏了家乡,玩坏了海南,为什么说“赶超河南”?躺着中枪的河南朋友,我就不用解释了吧,都懂的嘛!

不要一听到表扬就羞答答默认,一听到批评就怒冲冲否定。

“好客山东欢迎您”,不也有天价大虾吗?

北京欢迎您,——这个不能说,说了要被DD的。

还有那些艳遇高发地,经常有游客满脸通红,还鼻血直流。对不起,不是被挑逗,是被hg现金网开户|首页、服务员揍得。

……

这些口号、标语照样都在,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会太较劲。

我当时也就信口一说,又不是写实验报告,不用较汁儿嘛?

关注“教育自由谈”,关注我本人的朋友,大多是有些阅历的人,咱们不要搞得像小粉红似的,一激动就扒拉出一颗硕大的爱心来秀。

太在乎自己是哪里人、哪国人,然后有点机会就要“为荣誉而战”,大伙不觉得,这其实是一种自我绑架吗?

当然,在此之前,一定是接受了长期的清醒催眠。这是命,没得选。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从这种清醒催眠中苏醒过来,自我松绑。

然后,努力做一个普通又伟大的个人。

前两天,《要伟大的制度,不要伟大的个人》一文很火,我看到至少几十个公号推了此文。

文章从公元1693年,39岁的康熙因患疟疾不得已服用传教士带来的金鸡纳霜一事说起,引出人类如何征服自己的头号敌人——蚊子的故事。

1638年,西班牙传教士鲁柏来到印第安人部落,发现当地土人用金鸡纳树的树皮治疗疟疾,这个小小的例子很快得到注意,并且得到试验,秘鲁总督的夫人辛可娜成为第一个被治疗成功的名人。特效药迅速得到推广,拯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1820年,法国科学家从中提取出抗疟有效抗疟成分,命名为奎宁(Quinine)。随后100多年,西方有四位科学家因为疟疾相关研究获得诺贝尔奖。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早在一千年前,东晋的葛洪在《肘后备急方》中就记载了绞取青蒿汁以治疗疟疾的药方。但很遗憾,此药方和古代的众多科学发明一样,被束之高阁。直到上世纪70年代,国内有2400万人患疟疾,屠呦呦团队研究了六百多个古代中药药方,终于注意到了“青蒿方”,并因此发现和提取出青蒿素,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成为中国大陆迄今唯一的科学类诺奖得主。

作者感叹,古代中国不缺葛洪和青蒿方,而是康熙太多,“禁传其学术”太多,“文字狱”太多,“重农抑商”太多。真理被埋没,学者被压制,商人被掠夺……以至于诞生了青蒿素的国家,最终还是要靠西药来拯救!

最后,作者得出结论:伟大的制度,才是真正的武器!

看朋友们转发着不同版本的《要伟大的制度,不要伟大的个人 》,忍不住感叹:为什么要把“伟大的制度”和“伟大的个人”对立起来?没有伟大的个人,怎么可能建立伟大的制度?

转念一想,明白了,我们应该是对“伟大的个人”这一概念有不同的理解。

许多人看到“伟大的个人”,可能脑海里首先想到的全是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然后是华盛顿、拿破仑、伊丽莎白一世、路易十四、亚历山大、彼得大帝……

喜欢科学和艺术的朋友,可能会想到爱因思坦、爱迪生、牛顿、达·芬奇、尼古拉·特斯拉、亚历山德罗·伏特、亚历山大·贝尔、本杰明·富兰克林、詹姆斯·瓦特、霍金……

大家都觉得他们伟大,我也这么认可。

但我认为,还有一类伟大的个人被忽视了,许多人甚至都没有留下名字——我说的不是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无名烈士。

这些伟大的个人身上有几个特点:珍惜自己的生命但又不贪生怕死,尊重别人但不轻易服从,遵从社会规则但更遵从内心的信仰。

对,他们是有精神信仰的人。这份信仰,与金钱、权力、地位、智商、体力、美貌……都没有关系。

一个人如果一生都无法摆脱自己的职业、专业、性别、户籍、国籍等身份进行思考,就很难成为一个伟大的个人,因为他始终处于精神被绑架的状态,保持着下跪而不是站立的姿态。

一个强大的帝国可以靠武力、靠阴谋、靠利益建立起来,但无法想象,一群没有精神信仰的人,能够建立一种伟大的制度。

伟大的个人心中没有敌人,因为他们摆脱了恐惧——生存恐惧、他族恐惧、异端恐惧。无畏的他们不可能说出“伟大的制度,才是真正的武器”这种话。

把他人当作对手,视为敌人,甚至看成地狱,同样也是因为心灵没有得到解放,所以,他们经常感觉自己受到了打击,他们需要武器用以保护自己。

如果追寻我自己的精神成长过程,可以说是终点又回到起点:个人——制度——文化——个人。

上大学以前,我相信个人努力、个人品质。就像国人期待明君和清官一样,我也相信事在“人”为,当好人,做好事,这个国家就好了。

上大学之后,知道了人性的不靠谱,知道了制度的重要性。和许多人一样,我相信中国需要进行制度变革。

工作以后发现,我们的制度其实没有问题啊。法律很完备、监督很全面,只不过像大街小巷的摄像头,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再好的制度,得靠人执行。于是,我发现了中国人的虚伪。

不只是为官者虚伪,而是全民的虚伪,有人总结得很妙:有的人之所以显得善良,只是因为没有作恶的条件。

我的生活经验告诉我,这决非只是“有的人”,几乎包括了所有人。

我说了算,才是民主;我的权益得到保障,就是公平,大家想一想,绝大多数人的逻辑是不是这样?

直到今日,似乎太多的中国人还没有真正的“社会”概念,甚至于不把这条船弄沉,大伙儿似乎不甘心。

中国人傻吗?

或许是!但这种傻不是天生的,是后天教育的功劳,是文化熏陶的结果。

人生下来只是无知,靠生存本能和父母养育能够健康成长。可是经过教育,获得了知识,绝大多数人却变得愚蠢了:

他们没有独立思考能力,没有逻辑分析能力,没有独立的价值观和独立的处世标准。

他们没有能力进行精神领域的冒险和探索,只能人云亦云,亦步亦趋,靠秀情怀、秀忠诚来刷存在感。

这样的人,一辈子都在寻找归属感,安全感,他们渴求温暖、受不了孤独。

哪怕已是老眼昏花,四肢颤抖,他们还是需要听到别人对自己的感谢和肯定,放着青山绿水不见,非要跑什么广场最后庄严一回。当然,在年轻力壮的时候,他们更是以能获得领导、专家的肯定为己任,以同事、邻居和朋友的羡慕为成功。

不会思考,不敢思考,不想思考,这样的人群生存能力会变得很强,就像老鼠,就像蟑螂。

我不与这种以活着为最高追求,为了活着可以不择手段的人为伍。

自己不敢抗争,总是期待有人为自己出头;自己不会思考,却盼望有一个伟大的制度。但这,怎么可能?

伟大的制度不是一个伟大的个人能够建立的,它需要一群伟大的个人,包括你和我。

对,你、我,我们都可以是“伟大的个人”,只要我们能够让自己醒过来,能够自我松绑。

我希望关注“教育自由谈”的朋友,除了谋生,还有余力思考生存以外的东西。不是为国为民建功立业,更不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只是静心问一问自己:

我,是谁?

不需要向别人秀情怀,也不能要求别人给自己唱赞歌。今天要求献声,明天可能就会要求献身,这是很可怕事实。

放弃做“人上人”的冲动,也不必等待被拯救,做一个真实善良又不失勇敢,能够为保护自己和家人不惜与小偷骗子流氓强盗相抗争的普通人,在我看来,就是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伟大的个人。

希望,不是因为伟大的制度,而在于伟大的个人。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教育自由谈”,转载时有删节


★★★★★

荟萃思想,观照天下

欢迎关注“荟思想3”

Copyright ? 北京北京旅行社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