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北京旅行社社

东郊记忆:从老动物园到长乐公园

壹西安2019-06-21 18:58:20

西安动物园门口的合影,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的猴子没有金箍棒
这的老虎也不会碰到武二郎
这的鹦鹉成天把歌唱
我们就在这快乐的成长
这没有笼子 墙上也没电网
出去的事它们从来都不去想



跟我来
看一看这里的风光
但想要离开这里你没希望
来 跟我来
让我们适应这地方
看着它们重复着疯狂



从两毛、五毛一路走来的西安动物园门票


动物园,对于三十年前的小朋友们来说,就是奢侈的全部,在电视还未普及,更不知《动物世界》为何的年代,那里就是无数少年的天堂。各种难得一见的动物、神秘的马戏团、动感的游乐场、稀奇的零食、以及现在看来并不多的玩具,都足以对孩子们贫瘠的心灵造成致命的伤害。


而我重新注意到西安老动物园,还是它在搬往秦岭野生动物园的时候,之前自然是没有去过的。后来去那里,多半是为了韩森冢和韩森寨,之前也专门撰文写过《【手记】 围城 · 韩森冢》、《东郊记忆 · 韩森寨前传》。后来地铁开通,有了长乐公园站,穿过整个公园去韩森冢便成为了下意识的习惯,来来往往,拍了不少照片,听人说起老动物园的往事也不禁感慨。


西安动物园年画缩样散页,八十年代


关于动物园的来历,最早是在1954年,一位叫刘同法的上海人带着豹子、娃娃鱼、孔雀、红面猴、八哥、蟒蛇等来到西安巡展,轰动古城,而“同法动物园”展出团便成为西安最早的“动物园”。


1956年,展出团公私合营,西安市人民政府在革命公园西门内侧划出30亩地,将动物园迁移到此,建起了狮子房、爬虫馆、鸟馆等26间油毛毡做成的动物展室。两年后正式更名为西安动物园,并增加了老虎、马鹿、梅花鹿、苏门羚等珍稀动物。


1981年,西安动物园夫妻留念照


1976年,为了安放日本赠送的一批热带动物,把前身为1956年创建的韩森寨苗圃改为规模更大的西安动物园,与原来的动物们一起全部搬到这里,在1977年正式开放。


但据坊间传说,当时西安市准备将苗圃从苗圃路迁出,将原址赠送旁边一高校。但学校领导认为苗圃园坑坑洼洼整理很麻烦,以学校才1千多人不需要这么大校园为由拒绝了。市上无奈只好将革命公园中的动物迁于此,成立西安动物园,至于真假,权且一听。而这条苗圃路,便是后来的金花路,也就是如今的东二环了。


从此,这里就成为了西安东郊的地标、孩子们的乐园。1985年,还来了一只棕白相间的熊猫,单独展示,据说是中国当时唯一的一只棕色熊猫,取名“丹丹”,堪称“镇园之宝”。


1985年夏,怀抱两千斤,与长颈鹿合影。图:关山旧梦


在节假日里,近的靠步行,远的坐家长的自行车后座,甚至于乘坐稀罕的102路电车。
太多忘不掉的童年,与小伙伴们默默的攒门票钱,第一次喝汽水、吃雪糕,第一次穿泳装、游泳,第一次照相、进游乐场......


更让人惊叹的是在1988年的春天,震动全国的西安道北悍匪魏振海,就藏匿在动物园的大象馆里,使得动物园很长一段时间都成为人们谈论的焦点。


西安动物园的合影,八十年代。左图来自:农夫之崔


随着我们这一代人的长大,城市愈加拥挤,西安动物园地处黄金地段,房地产开发商们更意识到了它的价值。1999年,西安市政府决定将西安动物园中的115亩土地拍卖,所得资金作为野生动物园筹建的启动资金,来进行西安动物园搬迁的筹备。终于在2004年2月10日,陪伴了西安人40年的西安动物园开始搬家,动物们告别城市,在位于秦岭脚下的秦岭野生动物园开始它们新的生活。


“西安动物园”成为历史名词,而老动物园被正式命名为“西安市长乐公园”,曾经的喧闹彻底落幕,这里又恢复至韩森寨苗圃时代的安静。只是周边高楼四起,二环上车水马龙,真可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唯一作为话题进入我们视野的豪宅“就掌灯”,虽然掀起过一阵不大不小的波澜,如今也已尽数淡去。


1988,在动物园的全家福。图:S等待花开


动物们去了秦岭,而当年的我们,也已经走在奔四的路上。这里承载着的童年与几代人的欢乐,连同老城的记忆也正在被慢慢抹去。


只是曾经的少年,偶尔也会徜徉在长乐潭畔,看着满园的人们,休闲和锻炼。也会有带着孩子来游乐园的,只是盛况再也不似从前!


这只老虎叫米妮?图:王新娜


照片中的小象刚出生一个月,当时的我有点怕她,我和我外婆,96年摄于西安动物园。图:周卡


五六米高的弥勒佛曾经很出名,不知道后来去了哪里。

图:崔龙


斑马、小鹿、鸵鸟和自动花轿。图:崔龙


那个年代,还没有雾霾,阳光和笑容都很灿烂。图:偶尔


2007、2010和2017年的公园大门,跨越十年。


如今公园里为数不多的动物,小矮马。


游园的一家人


一只龙,在公园的游乐场里。


涂公主的小朋友


旋转的大鱼,这么多年好像没怎么变过。


吹口哨的兔子


练习


秦腔专场


公园门口,卖气球和哈密瓜的人。


公园的春天


从花卉市场俯瞰公园东门内的游乐场


夏天,长乐潭边的周末


公园职工宿舍区


夏练三伏


石榴树扭曲的枝干


石头丛中发呆的人


深秋的早晨


惊险洞前的休息


爷爷和孙女


师徒


特别鸣谢

崔龙、偶尔、王新娜等图片提供者


全文完


相关文章 · 点击阅读


陕师大:时光易逝,她依旧

说“一下雪西安就成了长安”的都是老闲(han)人

新年钟声,在黄帝陵

158天,消失在白鹿原


我们对这个世界既好奇,又恐惧!

生活的烟火气儿,和老西安的城墙情结

最后的纺织城:生活

最后的纺织城:遗迹


欢迎分享并转发朋友圈




原创图文|转载请先获取授权

主编|Recluse?微信|822996765

欢迎投稿|合作|留言


Copyright ? 北京北京旅行社社@2017